太阳系的居民。

在宇宙中不存在空隙,空无。不管怎样,人们总是通过什么来看星空,觉得自己是由各种物质组成的“清汤”物质,没有空余地填满整个宇宙。人们可能看不见,感受不到它。有些看不见的物质是可以用装备和设备检测到的,如磁场和电场,但绝大多数物质人们只能“间接”看到。

例如,行星绕太阳旋转只能在人们看不见的物质流中被动运动,因为行星不具备发动机,质点靠惯性在一个圆形轨道上运动是不可能发生的。物体靠重力只能沿直线运动并在运动流中保持一个速度,因为它现在不受任何力。

一些天体围绕另一些天体旋转就是宇宙中存在不可见物质的强有力的证明,.德鲁玛,隐形体,固体之间相互转换,变异成彼此。当宇宙某处的隐形体在遇到大量“冷” 和“暖”的隐形物质时,出现在那个地方的智能和非智能生物也会变成固体,并且和它的所有变形体一起尽到第一椭圆石形体中。为了排除这种不幸,柏核于臬兀一住在宇宙行星系统的里面,那里固体的构造已经完成,固体正在进行变成臬兀一和德鲁玛的反向过程。

确定点说就是在那里完成了科马拉的构造。

当我们的银河系和太阳系停止自己的存在时,那么所有的我们银河系的居民就会迁往一个没有居民的年轻星系。

在我们太阳系中最富盛名的居住地方是太阳。特别是太阳中心,降到地球中心。

在太阳系中间面存在着可居住的条件。

太阳系中面就像一个隐形的“煎饼”位于臬兀一的盘旋涡流中间并且旋转的比圆盘边缘要快些。

因此太阳,行星,彗星和其它固体实体“沉到”这个面上并且只能在其中连同它的轨道被动的旋转。

这个效果是众所周知的。实验:拿来两张纸并往其中间吹气纸将会靠近彼此而不是分向两侧。会发生这个是因为中间的气压比两侧的要低。

气压在快速的气流中要比在慢速的气流中低的事实运用在,比如,在飞行中,为了创造机翼的升力。自然界把这个事实运用在鸟翼上。除此之外,中间面在自己的构造中拥有相反极性的重力体(负),重力体(正)很好的沁泡在太阳,行星和其它的实体里。太阳系—重力体取向于固态并形成其组成的一部分。因此所有的天体好像是“贴在”正负极重力体上,每一个都要贴到自己圆圈的中心。

这个适用于所有的宇宙固体对象。
在宇宙中独立于臬兀一的实体对象是不存在的!人们看到的天文现象那里肯定存在
一套物质的隐形漩涡。

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重力体和整个其它人们知道或不知道的物质的集合。
物质存在的形式之一是能量和它弹出重量场,因此在中心光的温度等于150-160摄氏度。

太阳只是外表较热,里面是冷的圆石。隐形体居民根本几乎不在乎它们居住的地方的实体温度是多少,但是在我们的想象中这“景色”可以是任何一种或是没有。

但是臬兀一在太阳中生活的并不是很舒服,那里主要居住着柏核。臬兀一居住在行星,卫星和太阳系中间面上。柏核哪里都居住。
但这个群体是非常异质的并且多样,多面的。

在太阳系德鲁玛物质中居住着柏核。它们已经发展出了人造社会。它们飞向所有物质中的“盘子”,为了完成这个,它们不需要像我们一样每次都物化。按智商和可能性来说,臬兀一远高于我们。为了接下来的旅行它们会首先变成相等的没有时间和空间的,并且会瞬间到达它们需要的宇宙中的任意地方的德鲁玛。

形容太阳系居民的数量,最好用“无法估算”这个概念。在我们太阳系的其它星体上居住着好多居民,不管那里是否存在固体文明。但居住在有固体文明的星球上更有威望,更有益。

智慧是宇宙中整体物质存在的方式。

但是在宇宙任意物质中一个私人事件没有涉及绝对以前,现在,将来的事件是不会发生的。
(经过相等的没有时间的宇宙物质)。
所有都是相互关联的,每一个和所有物质都是经过拥有丝状结构的德鲁玛相连的。没有一个问题是自己解决的,所有都是在智慧的基础上,智慧解决一切。
抽象出来的话,就是这样的:

人们在一些时候爱上了“相对”这个单词,但完全领会其意义并没有成功。

如果步行或是骑自行车从彼得堡到莫斯科,这是非常远并且非常久的,但这并不是指比到达远行星的距离还要远。所有都是相对的!如果从人们在望远镜中看到的宇宙中看到德鲁玛! 从德鲁玛的观点来讲,宇宙只是一个点!因为那里没有时间和空间,因此,速度也是一瞬间的(按照固体设想)

人们会明白,存在着另一种具有自己物理特性和法则,而且实质上完全区别于固体的法则的物质。

或是您不能够相信它,因为您的“伟人”并没有告诉你关于这个?

在每个物质中仅存在一个智慧生物。

在固体世界中它是人,在隐形世界中它是臬兀一(雪人,大脚生物),在另一种物质中它是柏核(飞盘生物,类人生物,小绿人)。

臬兀一和柏核在自己家里看上去是另一个样子,它们在这里看到的自己不像您看到的它们那样。人们是不可能在隐形体和德鲁玛中看到它们的,甚至当它的灵魂在死后飘到了那里。首先灵魂会进行一些变体(不仅是人的)智慧生物是“制作”宇宙智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宇宙物质,其被制造出来是为了事务而不是为了好玩。

它们是大自然的孩子并且当这里有自然需求是它们才会出现。

比如,在某一个星球上存在有机生命,甚至出现了哺乳喂养。但如果那里没有为了搅拌“暖”和“冷”隐形体而需要更加强大的构造,那么人类在那里就不会出现,如此狂风暴雨般,神话般的“进化”就没有发生了。

人类的自然属性是地球上搅拌“暖”和“冷”隐形体过程的强化,并且以这种形式加快了地球自然界的石化速度。

这个任务是受所有发生在太阳系固体世界中的事件的影响的。并且它也会出现在所有的动植物当中。

因此偌勒或撒旦就是人类与自然固体存在的唯一方式。
(偌勒,撒旦—在这里是贪吃鬼的意思)

偌勒最能实现年轻,成长的物。为了这个在实现物数量的不断增长。因此正是偌勒决定了在人和自然界生活中那些必然的现象的存在,就如解冻和死亡。

解冻提供生长和年轻物体的最大数量,是积极地为了达到相当于隐形体状态的搅拌结构。死亡移除无用的负担。

自然界中的隐形体没有这种任务。那里不需要搅拌什么并且可以在固体状态做到这个。
因此在隐形体和德鲁玛中偌勒快得多并且基本上是对于有智慧的生物,其的出现就是纯洁无邪的灵魂发展的结果。

智慧和非智慧型生物的生活在那里是建立在其它原则上的。用我们从我们物质里的话语来解释那些自然规则是不可行的,因此我还是停在只能由臬兀一和柏核按生活经验解决的问题上比较好。比如,人们不能按照空间和时间的离散型来概括固体文明的智能。就连固体文明之间的对话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们都位于一个具体的星系中并大概都在同一个水平上。除此之外任何一个宇宙中的固体文明都是从零开始自己的发展和因为缺少水和饮食而结束自己的存在,比它的产生要相对快。因此用宇宙固体物质的“图书馆”没有办法概括。

你们彼此间没有办法好好的生活—准备好把彼此的喉咙撕破。突然出现了外星人,就像在一篇著名的笑话中,将“啤酒”说成“被酒” 要死了!

出路当然只有一个—战争!

顺便说一下,一些读者不同意宇宙智慧把你们的文明认为是非智慧的。好像是我瞎编的似的。

那么我有个问题:可以把住在山上的武装的和寻找任意一个他们用于反对自己的原因人类社会认为成是理智的。

生物永远对彼此露出牙齿,这智慧吗?

答案显而易见—不智慧!人们暂时还没有把动物从植物中区分出来。
但,我们继续:
乔装者
当罪人的灵魂飘向隐形去时,也就是他们由于自己的破损而不能够发展。

但是它们不是像动植物灵魂那样的食物。
罪人们不断的重复自己的罪恶。比如,德国人一次又一次的轰炸沉睡着的城市,坦克镇压人民,开枪扫射, 屠杀, 强奸,抢劫静静静乐道地创造着自己的罪行。

我们称呼罪人为乔装者。他们不会总之眼前晃来晃去,而是生活着,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演出”。罪人们就好像拥有自己的“剧院”。阴险剧院。 为什么是这样的名称?我们下面会讲到。

只要人活着,关于他和他的生活的“记录”就会在地球运动中,在她的心里不断增加,因此当人或是任意一个其它生物死亡时,他发现自己不见了有两种方式—在记录中关于他的详细记录和在现实中自己的灵魂。
乔装人在现实中上演自己的罪恶戏剧,他们的贡品参与其中,将记在“记录”中,并且这个行为不会接触到他们的现实生活。也就是说用自己的价值观武装的起来的罪人不间断地在这里和自己方式的“风车”做斗争知道自己变成宇宙中一颗普通的石头。

宇宙被建立在一个合理的基础上,因此,任何一个社会,如果它没有被合理的组织,就一定会自我组织。

罪人的”剧场“是由智慧按照隔离的原则创建的。罪人的失眀是隔离的基础。他们在可见物质中除了跟自己类似的外什么都看不见,因为由于罪恶生活他们没有出现正常的新感官,它们成了发育不健全的感官。

可以参观“阴险剧院”,看下那里在创造些什么(谁都不会创造真理的),但干扰它的私人生活是禁止的。

谁一次都没有想要这个,做这个。

因为缺少外在的构建,罪人社会的内部进行自我构建。

静悄悄的产生“领导者”。他们因行为和“外貌”被选出。我们称这些为鬼。因此就要“阴暗剧院”这个名称。

鬼们逐步地把罪恶居民的积极部分强拉进带着就价值观的新生活中,并且他们已经开始在臬兀一中犯罪,反对与自己类似的。

逐渐的出现由于无边的罪恶而产生的新的受难者,在他们当中偶尔会出现积极罪恶灵魂重生的改变。

那样的会从“阴暗剧院”—地狱中被取走。
自动的会发生这个。
他们开始看到地狱并离开那里。

因此这个“场所”还有另一个名称—炼狱。
但几乎谁都不能完好地经过它。虽然,如果我们在全宇宙内统计一下,就可以看出,在无限的时间内或是没有它,会得到这样地无数的幸运者数量。

美丽的和想要的
无罪的人与罪人不同的是,他们肉体死后拥有完全不同的命运。

当父母期待诞下自己的孩子时,他当然是愿意的,因为在他身上寄托着对未来特定的期待。它们是否会被实现,很多取决于教养。
这是父母将来的工作。

儿女必定会被期待是漂亮的,聪明的。而这个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以前的条件和父母的行为。

如果将来的父母从自己童年时就过着健康的生活并且没有坏习惯,如果他们基因相关性尽可能的远,那么他们的期待很有可能实现
—孩子讲会很健康,聪明和漂亮。

在臬兀一中同样期待没有罪的灵魂和预计他们是美丽和聪明的。这是原因:

当我们的行星停止自己的存在时,我们(智慧—臬兀一,柏核)必须迁移到刚刚在宇宙空间中形成的将来的新星系科马拉云上。

不存在可以“预定”的小星系,因此我们的居民应当是很多的,为了不和邻居共用一个星系,众所周知,邻居是各种各样的。

长时间地浸在宇宙中寻找新住所同样很危险—会陷入宇宙的凌波气旋中,变成石头。因此居民应该是聪明而灵活的。

简而言之—当居住星系较大,健康,漂亮并且聪明。

熟悉?如果加上“富有”,那么就相当熟悉了。这和我们的目标是吻合的。

我们的财富基本上取决于你们,因为当固体文明把尽可能多的圣灵放到隐形物质中去时,我们就会很很富有。

对于我们这些无罪的灵魂来说什么又是有价值的呢?
是那些生长出来的臬兀一或是柏核,又或是先是臬兀一,然后是柏核。

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的臬兀一和柏核都是以前“正确的”灵魂,也就是在活着的时候主要是为了人们,社会活着的,而不是仅仅为了自己喜欢的人而活着的那些无罪的人们。

出现基本理智—智慧的太阳社会(星体)变得更加强大并且那时就更容易解决全球性的题目,比如,更加成功地迁移并迁向更大的星系。

在宇宙中有那么多不计其数的臬兀一与柏核的社会,以至于一个智能社会占据了整个银河系的星团!

在整个新占领的星系存在期间,它们一直在巩固新土地。臬兀一与柏核一直在检查着自己的空间。恰恰是在检查过程中时,雪人—臬兀一人和柏核绿人和人类会发生相遇。
在固体世界中存在臬兀一与柏核没有其它的原因。

比如,你们幻想出来的,你们喜欢的关于“飞盘人”为了满足自己能量的需求而向地球索取能量这个题目失去了意义—事实上,,它们在自己的德鲁玛物质中加油,

虽然发生这个的位置是在太阳系内,但又是也在地球上。(但不是因为它的能量)

必须检查是因为所有行星总在用各种“无家可归者”检查失业。它们是谁,从哪里来,向人类解释这个几乎是不可能的。可能我会尝试着讲述下它们。但是整体来说这将等于非真理—人类没有所必需的感官集合。

臬兀一的检查进程和柏核环绕固体世界的飞行都靠生物机器人来帮忙完成。它们或是“雪人”或是“类人类”。

创造这样的奴隶被叫做生物化。它有生物肢体和心灵,但是没有“自我”。

柏核会创造纯金属,石头或混合型生物金属,或硅胶机器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太阳系的居民。》上有10条评论

  1. Валерий

    Даааа,фантазии Вам не занимать…..И очень важно- верить в свой блеф!…Вера-сила!!!!

    回复
    1. nevadmin 文章作者

      Выдумать такое я бы не смог! Он мне рассказывал. Очень многого я не понял, но то, что, как мне кажется, понял – записал. Он почитал и говорит ” Всё не так, конечно, но пусть будет. Я и сам не знаю, как можно рассказать о происходящем в невиме и друме. Всё по-другому. И слов необходимых в твёрдотельном мире в принципе быть не может.”
      Честное пионерское!

      回复
  2. кубаноид

    А что, мне этот блеф нравится. Если бы всё было именно так, Я был бы доволен, вполне себе рационально, меня это устраивает,

    回复
  3. Владислав

    Почему им жить предпочтительней в телесных мирах заселённых нами….?

    回复
    1. nevadmin 文章作者

      Вы невнимательный читатель. Они живут только в невидимой материи. В твёрдотельном мире бывают в виде биороботов. Наш мир это один из видов вселенской материи. Позиционно они проживают в той части невимы, которая образует, например, Солнце, но при этом они могут и не подозревать о существовании того Солнца, которое видим мы.

      回复
  4. andrew koshak

    “Самым престижным местом проживания” – ага! попались г-н Снежный! В нави, как и в яви, тоже иерархия и души не чужды престижу и прочим цацкам?! 😉 “Энергия это одна из форм существования материи” – здорово ж Вас г-н Енгельс, вкупе с товорисчем Лениным, загипнотизировали ментально… “Всё относительно!” – это по Эйншейну или по Галилею? 😉
    А вот “перл” прямо-таки: “жор или сатана являются единственным способом существования твердотельной природы и человека” – вот спасибочки, уважили так “уважили!” Тут вы превзошли даже древнего еретика Ария со товарисчи!
    Вот ведь что делает дьявольская гремучая смесь материализма-атеизма …с наносной “позолотой” как бы “православия”, воспринятой поневоле! :devil:
    А вот пока Вы стоите на почве аллюзий и образности, например: “«Театр» грешников создан Разумом по принципу изолятора. Основой изоляции является слепота грешников. Они ничего не видят в невидимой материи кроме себе подобных” – Вы, Снежный, даёте ХОРОШИЙ материал для ума-разума! Прямо как истинно древне-русские сказания… 🙂
    “Из-за отсутствия внешней организации, внутри сообщества грешников происходит самоорганизация” – вот-вот! Это и есть суть эволюционистской доктрины “самоорганизация материи”, — той утративший Разум “материи”, по своей внутренней ментальной богоборческой сущности “утратившей” связь с Творцом!

    回复
  5. Сергей Деменков

    А как вы принимаете информацию? Просто мысли приходят, или он вам на мыло пишет?)

    回复
    1. nevadmin 文章作者

      Им это не нужно, в смысле мыла. Правильно, я просто вдруг начинаю видеть и понимать то, о чём по идее не должен был и подумать. Я ведь как учитель в процессе обучения был очень хорошо обработан и зомбирован в сторону научного мировоззрения.

      回复
  6. Стас

    особенно безгрешен Гитлер! о нации радел,как-никак!)))) а я,окаянный,только о себе и своей семье пекусь…грешник хренов)))))

    回复
    1. nevadmin 文章作者

      Самая пострадавшая нация за время мировых войн это германцы.Грешны. Убийцы. Именно потому, что к этому времени наука уже очень сильно сократила время жизни человека, убедив его в отсутствии жизни после смерти и, соответственно, в отсутствии необходимости готовиться к той жизни. В это время уже были граната и пулемёт, оказавшиеся в результате в руках обезьяноподобного человека. Нашей обезъяньей сущности мы обязаны научному мировоззрению. После мировой ядерной катастрофы самой пострадавшей нацией будут янки. При жизни в теле самое ценное не тело, а святость.

      回复